“表达这种感觉,不用解释,也无需语言,就能让心灵感知——我相信,这就是引导我画单色画的感觉。”——Yves Klein

这种颜色能用数字精确定位:R:0,G:47,B:167,它是世界上最纯正的蓝——克莱因蓝。以极强的视觉侵蚀力,让我们看一眼就难以忘记。甚至因为太过纯净,我们很难找到可与之搭配的色彩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正式名称国际克莱因蓝(International Klein Blue,简称 IKB),它有一个官方网站:打开后,满屏的纯正的克莱因蓝,蓝的彻彻底底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。

这种蓝色来自于 60 年前的法国艺术家 Yves Klein(伊夫·克莱因),与我们熟知的毕加索与梵·高的作品不同,Klein 相信只有最单纯的色彩才能唤起最强烈的心灵感受力,从而做出了单色画这种大多数人认为毫无艺术价值的东西。最初的单色画的主题为“橙色”(Monochrome Orange),一副与色卡基本上没差别简化到了极点的画作,但是因为太过单一等理由没能得到“新现实沙龙”的展出机会。

《Blue Monochrome》1957年

据说 Klein 在少年时代就迷恋蓝色,18 岁那年他与两个青年时代的伙伴躺在尼斯的海滩上,三人开玩笑想要瓜分世界,一个人选择了陆地,另一个人包揽了空气,而 Klein 则希望拥有蓝色的天空。

Yves Klein 展览

而两年后,他在米兰画展上展出了八幅同样大小、涂满一种天青石蓝色颜料的画板——这种色彩一举成名。“意大利的卡夫卡”Dino Buzzati 在报纸上撰文歌颂;而已经跻身于大师级的 Lucio Fontana 对他画作进行收购,Yves Klein 从此获得了国际声名。

作为艺术家,Klein 忠于自我,完全自由,以至于到痴狂的地步。他对蓝色的野心是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的:“蓝天是我的第一个艺术品,我在上面签上了我的名字 Yves Klein,我就是蓝天的所有者”。

时尚界向 Yves Klein 致敬,可以从克莱因蓝席卷 2007 年的秀场谈起。

在 Dior、Givenchy、Balenciaga、Emilio Pucci 和 Alberta Ferretti 等系列里都能看到一抹不食人间烟火的“克莱因蓝”。而纽约时装大师 Oscar de la Renta 和 Donna Karan,让这个孤独而嚣张的颜色在整个系列中穿梭。


Emilio Pucci SS 2007

Claire McCardell 1957 年杂志广告

在 Klein 第一次看见大西洋的时候,曾把一瓶蓝色涂料倒入海水中,并大声喊道:“大西洋比地中海蓝了!”
当然这种如此完美的颜色其实早在克莱因蓝刚刚诞生之际,就被当时的设计师盯上了,Chaiken 的创意总监 Jeff Mahshie 曾说:“我曾对 1957 年美国成衣界的奠基人 Claire McCardell 的一件纯蓝色连衣裙作过研究,我发现 Klein 的 IKB 字母组合绘画也是在那段时间创作的。”


从左至右:Lacoste AW 2015、Maison Margiela AW 2015、DKNY AW 2015

今年,Pantone 发布的 2015 秋冬流行色中,靛蓝(Indigo)与倒影蓝(Reflecting Pond)也纷纷上榜,不管是哪种蓝色都具有镇静的作用,它是宁静的,知性的。克莱因蓝以它的纯度打败了各种蓝色,让“Blue is the new black”登上各大时尚媒体标题,骄傲而尊贵。Lacoste 的 2015 秋冬主题为运动网球风,富有弹性的 IKB 尼龙面料打造出高雅的运动员风格;Maison Margiela,海盗爷玩心不减,不仅把 IKB 用于解构主义感的廓型,高冷的色彩显得格外的富有怪诞感,还把不易适用于脸部的 IKB 勾勒在眼部周围,使其妆容也同样让人过目难忘;DKNY 大廓形的 IKB 色大衣,展现了中性而帅气的都市女性形象。这个蓝色的绝对王者又重新归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