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所谓主流非主流,不关乎美丑,因为Mods本身就是这样一群进行时尚革命的群体。

20世纪60年代时期,在伦敦,有这样一批离经叛道又受人尊敬的青年——他们平均年龄约在二十岁左右,热爱音乐,乐于为娱乐、交通工具以及服装等花销买单,他们大多是二战士兵的下一代。

在嬉皮士的眼中,他们的穿衣就是规矩刻板的代言词。有人把当时的这一群体定义为“一群对时尚着迷,崇拜个人享乐主义的酷爆了的年轻人”。他们被英国人称为“Modern Cultures”,简称Mods(摩斯族)。

Mods是英国主流文化的边缘派,也是次文化里的王者。他们是新生代年轻人的象征,独立、自我、特立独行的生活态度,从不循规蹈矩。对时尚的苛刻严谨,让他们身上有着爵士时代讲究端庄体面打扮和奢华生活的诉求,说其是Urban一点的时髦也可,无所谓主流非主流,不关乎美丑,因为Mods本身就是这样一群进行时尚革命的群体。

He thinks he is a flower to be looked at,
And when he pulls his frilly nylon panties right up tight,
He feels a dedicated follower of fashion.
……
One week he’s in polka-dots, the next week he is in stripes.
‘Cause he’s a dedicated follower of fashion.

这首来自英国乐队 The Kinks 的歌曲《Dedicated Follower of Fashion》,正是描述了Mods对时尚追随的一种任性,一种独特的审美。

实际上Mods文化继承了两种亚文化流派的衣钵——Beatnik 和 Teddy Boys。形容Mods风格用“装腔”二字一点也不为过。无论男女,他们的装扮都被认为是时髦、前卫、现代的事物。过臀大衣,礼帽和雀西靴都是现在英伦造型的始祖。

Mods走到哪都穿着考究,尤其是男士。他们头顶法式的覆耳发型,搭配一板一眼的衬衣和领带,一点都不刻板的意式和法式裁剪的窄身西服,外披美式军用大衣,脚上穿着沙漠靴或马球靴,配戴一副太阳镜,骑上改装的进口Vespa(伟士牌)或Lambertta机车。这就是男Mods标志性的装扮,带有法式的简洁和优雅。

而女Mods的打扮都偏中性,就像现在流行的 Boyfriend Style——短头发,平底鞋,穿男款裤子和衬衫。裙装则是风靡的迷你裙,因此很多迷你裙设计师因此而名声大噪,比如 Mary Quant。当时的超模 Twiggy,就是把这种 Mods Look 带到了高级时装的世界。

Mods从起初的小众潮流演变成英伦风格的代名词,这当中 Paul Smith 功不可没,他可以说是第一个将1960年代的青年潮反映在服装里的设计师,让无趣传统的正装焕然一新。

1960年代,对 Andy Warhol、David Bailey、滚石乐队的着迷,让 Paul Smith 开始萌生了进入设计行业的念头,而戏谑和叛逆的Mods成了他灵感的源泉。Paul Smith 从男装起步,在保持英国传统缝制技巧的同时,加入了齐踝长度的锥形西裤、剪裁合身的意大利西装,驾着Vespa摩托车扮酷。对细节的一丝不苟以及极其大胆的用色,让这种着装风格迅速风靡全球。

“我的服装设计都来自于传统,但是用现代的方式去表达,就像调一杯鸡尾酒一样,用传统的配方兑上不同的配料,会出现完全不同的口味。我喜欢我的服装能有一些神秘感。”Paul Smith 总结自己时说。

2015秋冬时装周上,设计师赋予了Mods风格21世纪的新面貌。Louis Vuitton、Emilio Pucci、Carven 的超短修身A字裙、千鸟格、拼接或是纯色都散发着少女蓬勃的气息;Cedric Charlier、Peter Pilotto、Dior 则将Mods融入了摩登前卫的线条设计,简单而有力地诉说着都市女性的自信。

如同引起Mods复兴的电影——《四重人格》中的场景一般:一套西装,内搭 Fred Perry 毛衫,外披军绿色大衣;印着“The Who”的机车头盔;还有一辆改装的Vespa。Mods为我们留下的除了每一件富于历史韵味的单品,更是印在记忆中那个令人骄傲的、依然能看到年轻时眉飞色舞的回忆。